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手机

“连长,我怎能不加班?”

发布时间:20-11-01

  年初,针对部分官兵在机关基层双向讲评会上反映的基层加班多、晚就寝秩序不正规等问题,团里专门下发通知,明确规定“熄灯号响后,营连熄灯熄声,任何人不准加班”。

  作为连队文书,一听到这消息,我瞬间有种幸福指数爆棚的感觉。因为,这意味着我那“挑灯夜战”的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。可不承想,这却是我苦恼的开始。

  接到“不准加班”通知的第一天,我快马加鞭完成当天工作,准备好好重温一下躺在床上听熄灯号的感觉。可就在晚点名后不久,团作训股突然打来电话:“下周实弹射击计划有所调整,各连务必于今晚把新修订的训练周表发到股里。”

  “又是‘务必今晚’!”放下电话,我狠狠地厌恶了一番电话那头的作训参谋。抱怨归抱怨,任务还得完成好。正当我干得起劲时,机关督导组推门进来了……

  “你就不能提高点效率?明文规定不让熄灯后加班还非要往‘枪口’上撞!”通报如期而至,给连队抹了黑自然少不了挨连长“收拾”。

  经历过那次教训,我“豁然开朗”——再急的事不能违反“不准加班”规定。于是熄灯号一响,办公电脑一关,我也利索地上床就寝。

  可现实并没有想象中美好。自从晚上不加班,我却过得更加狼狈。一个星期内,2次错过熄灯后下发的“务必今晚上报”文电,被机关通报批评;1次错过熄灯后下发的临时调整次日训练计划通知,被连长、指导员批评。

  “连长,我怎能不加班?”为此,连长也只能摇摇头。于是,我又偷偷开始了熄灯后的加班生活。为了避免被通报,我还专门借来副连长的“迷你”台灯。熄灯号一响关掉大灯,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,打开台灯继续工作。可这一幕没坚持多久,还是被机关督导组逮了。

  “这下完了,又要挨通报。”我心里别提有多憋屈,加班违反规定,不加班又容易漏掉工作。到底该如何是好?我直接通过“有事儿‘码’上说”微信建言平台向团首长“吐槽”了一番:一边规定不准加班,一边总是在临近熄灯或者熄灯后下发文电,这让我们如何按时就寝?这不是为难人么?

  没想到,我的心声很快引起团党委重视。不久后,一条《关于正规部队秩序的补充通知》下发连队。通知明确规定:机关原则上不允许晚上下发文电,特殊情况必须于熄灯前1小时下发。

  有了这条补充通知,我终于可以挺直腰杆对加班说“不”。虽然时常还会有当日未完成的些许工作,但躺在床上我心里踏实多了。(孔得利 史建民 陈维常)